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必须犯规的游戏 > 21.可怕的结论

21.可怕的结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200×年9月27日清晨6:44
  “你听懂了吗?你——有没有听明白我的意思?”他冲我连说带比划着,“你不一定要说话,点头或摇头就行了。”
  我木然地望着面前这个戴眼镜的中年男医生。他只身一人走到我的面前来,跟我说了一大堆晦涩难懂的话,什么感应性精神病患者、超市里的人都受到影响了、引发集体癔症……他所说的这些内容和我之前所理解和猜测的完全不同,我确实难以肯定自己是不是都听懂了。
  就在我疑惑不解的时候,忽然听到前方不远处一个穿皮夹克的警察用手机在向某人报告着:“一个男孩从超市里出来了。”
  男孩!我心中一惊——差点儿把他都给忘了!我猛地回过头去,眼睛四处搜索,却并没有看到他说的“男孩”的身影。但我却看到了另一幕——一个男警察把超市里的那个老妇人背了出来,并一边喊着:“超市里只剩下这一个老太太还活着,其他人都死了!”
  跟这个男警察在一起的是一个年轻女警察,他们走到一辆救护车旁,对几个护士说:“这个老太太大概是这超市里唯一一个没有受到影响的人,她是个聋哑人!我会一点儿哑语,刚才跟她交流了一下,她用手势告诉我——这家超市里的人都疯了,在不断地自相残杀!”
  我呆呆地望着他们,脑子里一片混乱——聋哑人?那老太太原来是个聋哑人!怪不得她从来没跟我们任何人说过一句话,我以前怎么就没想到呢?那女警察说她是超市里唯一没受到影响的人,这是什么意思?我头脑越来越乱了,完全无法理解所有的一切。这时,我又想起了那个杀人凶手,他还没有被抓到呢!我对着面前的男医生大喊道:“那个男孩呢?你快叫那些警察抓住出来的那个男孩呀!他是杀人凶手!”
  男医生皱着眉头,疑惑地问道:“你说什么……一个男孩?怎么,除了你之外,还有别的男孩在里面吗?”
  我彻底呆了——他在说什么?
  那男医生见我又愣住了,大概觉得和我交流起来十分费劲,便说道:“要不这样吧,我们先到医院去,好吗?或者是,你告诉我你的父母是谁,他们在哪儿工作?”
  我像看天外来客一样盯着他,他却还在继续问道:“要不你告诉我你在哪个中学读书吧,好吗?”
  这是一种奇异而骇然的感觉——我在一个冰天雪地的冰窟里缓缓下陷。先是双脚冻结成冰块,然后逐渐向上,寒气蔓延到整个四肢百骸,将我的血液、肢体,包括思维都全部冻结。我完全变成了一座无法思考的冰雕。好一阵过后,我脑子里仿佛有某些东西裂开了,这是一个突然闪现的念头所致。我在这个念头的驱使下,忽然像发了疯一样,踉跄着扑向离我最近的一辆警车,在警车左侧的后视镜中,我看到了镜中的人——
  那是一张十多岁男孩的脸,和我在超市中看到的男孩一模一样!
  霎那间,我什么都明白了。天旋地转之中,超市里发生过的某些片段像快速播放的黑白电影一样在我脑中重现而过——
  “知道吗?我有个女儿,看起来和你差不多大。所以看见你让我有种亲切感。”(中年大叔)
  “目前最重要的就是我们十个人必须团结一致……”(中年大叔)
  “其实我早就有些怀疑了,只是一直忍着没说,但现在看来,凶手肯定就是那个男孩……”(女店员)
  伴随着这些记忆一起明朗化的,是我之前所有疑问的答案。这一刻,我的脑筋忽然十分清晰,令我把一切都弄懂了——出事的那天晚上,我下了晚自习,从学校出来后便捧着一本杂志边看边回家。路过这家超市的时候,我走了进去,即便是在排队等待付费的时候,我的整个身心仍沉浸在那篇精彩的故事之中。那篇故事写得太好看了,叫《一个单身女人的异地生活》,我完全被作者的文笔带入其中。直到那个持枪男人闯进来,威胁我们不许动,我手中的书才掉落到地上。但我完全没意识的,在受到极度惊吓之后,我的脑子一片紊乱,接着就成为了一个“生活在异地的单身女人”。
  而接下来几天在超市中发生的事,我也都明白了——那蛮横无理的络腮胡大汉不顾一切地要在第二天砸门出去,而我是反对这样做的;胖女人发誓要调查出谁是凶手,还说她已经摸到了线索,这显然也是对我的威胁;而时尚女孩更是颗定时**,竟然暴露出她会以极端方式来以求自保的危险想法,不将她解决,怎么能叫人心安呢?很显然,活在我头脑潜意识里的那个“男孩”是不会允许这些威胁存在的。“他”在我睡着的时候,悄悄爬起来用水果刀杀死了他们!
  事到如今,我终于得出一个可怕的结论——在超市中杀死了三个人的疯狂杀人魔,就是我自己!
  现在,我整个人已经瘫软在了地上。耳边那些医生和警察正在对我说的话就像是呼啸而过的北风一样,转瞬即逝。我一句都没听清他们在说些什么。我脑子里现在只关心一个问题——我该怎么办?要不要把一切都如实地告诉他们,让他们知道这超市里疯狂的五日六夜里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事,然后再俯首认罪。当然,我相信就算我不说,他们也会从现场的调查和分析中得出结论的,何况还有一个未感染到病毒的老太太呢,她也会把这几天所目睹到的一切“说”出来的——到时,我会是怎样的结果?
  不过,至少有一点是值得安慰的——这个世界还在,花草树木和万物生灵都还好好地活着,我又看到太阳升起来了——也许对我来说,这就已经足够。
  (第一个故事完)
  尉迟成的故事讲完了,这个由一下午构思出来的故事从晚上7点讲到了10点。故事的精彩程度超出众人的预料,令他们在心中暗暗佩服。以至于故事结束后,大厅里的众人竟然都还沉浸其中,一时间没人说话。
  南天现在明白了,那神秘主办人说他“请”来的是国内最优秀的14个悬疑小说作家,此话果然不假。仅仅第一个故事,就让他感受到一种强烈的挑战性。此刻,他几乎忘记了自己所处的境况,浑身热血沸腾,甚至在心中感谢这次事件的发生,能让他有和这些悬疑高手们比试一番的机会。
  作为第一个讲故事的人,尉迟成非常聪明——南天暗暗感叹——他所讲的这个叫“怪病侵袭”的故事,运用的是悬疑推理小说中最经典的“暴风雪山庄模式”。这种在封闭状态下发生诡异事件的故事模式,是悬疑小说中最吸引人,也是最容易出彩的。重要的是,他用了这种模式之后,后面的人就不能再讲这种类型的故事了。
  这是一场将“斗智”发挥到极致的比赛,南天心中波涛暗涌。
  “故事很不错。”荒木舟打破沉默。“那么,我们现在开始打分吧。”
  “怎么打?”莱克问。
  龙马说:“主办人早就帮我们准备好了——装食品的那个柜子里放着一沓白纸和十多只笔。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北斗说:“我去拿吧。”他站起来朝柜子走去,不一会儿捧着一把签字笔和白纸走回来。他挨着将纸和笔发给每个人。
  除了尉迟成以外,其他的13个人分别在那张白纸上写下一个数字。尉迟成吞咽着唾沫,显得有些紧张。
  南天给尉迟成打的分数是9分。
  众人都写好后,北斗将13张纸又收了起来,问道:“谁来帮着我一起统计。”
  南天和龙马一起说:“我来吧。”他们俩一起朝北斗走去。在众人的注视下,南天将每张纸上的数字加在一起。
  因为是无记名投票,所以南天并不知道哪个分数是谁打的。但他能感觉得到,每个人都比较公正,打的分数基本上都是8分以上,只有一个人打的是6分——看来绝大多数人都认为这是一个出色的故事。
  全部加完后,南天把这个数字除以13,得出了第一个故事的总分。他宣布道:“这个故事最后的平均分是8.8(小数点第二位四舍五入)分。”
  尉迟成向南天点了点头,看来他对这个分数还比较满意。
  “第一个故事的得分就这么高,我们后面的人可有压力了。”北斗吐了吐舌头。
  这时,徐文忽然表现得有些焦虑不安,呐呐道:“明天就该我了……”说着,他从椅子上站起来,眼睛望着下方,像是在跟地板说话,“我要回房间去准备了。”
  徐文兀自走上楼梯,进入自己的房间,然后将门紧紧关拢。夏侯申说:“我们也回房去休息了吧。”
  大厅里的人纷纷散去,纱嘉跟南天走在一起,悄声说:“我觉得那个叫徐文的人有点怪怪的,他好像比我们所有人都要焦虑一样。其实,就算他的故事得不到多高的分,也不用担忧成这样啊。”
  南天停下脚步:“难道……他有什么非得赢得这场‘比赛’的理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